2007年7月25日

漫走在能高安東軍


從能高安東軍回來了, 從奧萬大森林遊樂區踏出來時,還真有點不太適應,回到凡間了,之前彷彿置身像是在天堂般的地方,台灣的美,還真不是能用三言兩語可以形容的 ,中央山脈上的能高山、能高南峰、光頭山、白石山、安東軍山這些雄偉壯麗的山河,讓我盡收眼底 ,隨著年歲增長,越來越渴望與大自然親近 。
但是要親近三千公尺的高山別無他法,只能靠著自己的雙腳 ,這趟旅程,幸與一群善良又貼心的隊友們一同完成我的夢想

是該說自己傻人有傻福嗎?
幸運地找到這樣好的領隊---陳松義先生,不僅細心地照顧隊員,更是一個賣力的好領隊 ,在我被其他登山協會拒絕之時,只有他接受我的請求 ,讓我這菜鳥同他一起去挑戰能高安東軍 。


出發前,我不斷地告訴我自己:『絕對不要成為隊伍的累贅!』 ,所以我從不說累,從不脫隊,從不讓別人幫我分擔背包重量 ,天底下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只要有毅力 ,我真的認為爬山是一種享受,走在這樣高海拔的稜線上,我的身體是疲憊的,但心情是興奮又愉悅的,當我走在2800公尺的稜線上,慢慢地向著前方的山頭前進,走過一個假山頭,再繞下去,繼續往山頭前進。


教授同我走在一塊,說了一句:『爬山就好比人生,總有許多起起伏伏』,很贊同這句話,在我背到無力的狀態下,在我腳沈重地抬不起來的時候,我總靜靜地想起教授說的這句話,
人生有低潮之時,也有無力之時,但絕對不要放棄希望,這回的縱走是引領我爬山之路的一個起點,未來,我仍想繼續往山上跑,做山上子民,當思緒飛到這,我的嘴角不禁上揚,心情沒由來地好了起來。

完成縱走之後,想感謝的人好多,當然第一個要感謝的是網友frog,他所製作的網頁讓我心生嚮往,才讓我有動力,再者,要感謝陳松義大哥,在我再三保證之下他願意讓我一同上山,這回上山,讓我學到許多爬山的技巧,也讓我學習到許多人生的道理,還有這些同我爬山的山友們,個個身經百戰,閱歷無數,從他們口中說出的話,總能讓我再三回味,仔細思量,我這菜鳥,在這些大哥哥們的寬大的羽翼保護之下更加茁壯,我也不是什麼弱女子,只是身處在大自然,我必須要謙卑,我頂固執,不願人家幫忙,因為我想看自己到底能做到什麼程度,唯一一次動過放棄的念頭,是在第二天精神體力狀況不好攀登能高主峰的路上,全身肌肉乳酸堆積的過份,造成舉步維艱,全身酸痛,我告訴自己別看山頭有多遠,只要著眼於自己的一小步,只要踩穩了這一步,我就能再往下走,一步接著一步,我總能走完,所以絕不要被遙遠的山頭給嚇暈了。


人生就好比爬山,起起伏伏,有高潮有低潮,累了,喘了,就調整自己的呼吸,準備好了,再往下走,一步接著一步,當我回頭看,會驚訝於我竟然已經完成了這麼遠的路程了,這樣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2 則留言:

yang12 提到...

二十多年前,

我曾走過 能高-銅門,

印象中,要經過一段斷崖,有些危險,

不知這段路,目前是否仍有人走?

能高安東軍是從哪?到哪?

陽光貝貝拉 提到...

能高到銅門是屬於能高越嶺古道,這段路好走,還是很多人在走。至於能高安東軍則是從霧社一路走到奧萬大,我們走了六天五夜才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