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1日

東滿步道記行

IMG_0136
可愛的小白也有自己的裝備要背喔!

IMG_0135
漏漏長的下坡


開學至今已經將近兩個月了,菜鳥導師終於有點樣子出來了,許多事情漸漸地上手了,生活慢慢地找到新步調,兩個禮拜前,終於大膽地向三峽阿成哥提出邀約

:『ㄟ!大哥!拜託帶我出去走走,我快悶壞了!』

就在一個適當的晚上,我在MSN上和阿成哥提出了申請,拜託他帶我去三峽走一走
我還附帶了一個條件

『一定要走到全身虛脫無力再回來那種行程喔!』

阿成哥不加思索地回覆我:『好哇!那帶你去爬北插好了,來回大概走十個小時!』

我坐在電腦前面點頭如倒蒜,『好哇!好哇!我就是要這一款的!』

馬上敲定日期和時間,那個充滿效率的我,又漸漸地附身回來了。。。


IMG_0104
楤木開花了!好漂亮喔


後來,因為喜青的一句話:『北插要十一月再上去看三毛櫸葉子變色啦!笨蛋!十一月再去吧!』

總而言之,北插暫緩,先到了我也很想去一趟的『東滿步道』,

據說這步道來回走要八個小時,喜青一同加入了健行陣容,我們大概將近九點才從東眼山出發,

一路緩慢地走著,一開始還有說有笑的,後來到了北插與前往滿月圓的岔路口時,

阿成哥停了下來,那時已經是將近十二點了,但我們卻才走了二分之一的去程,

回程還沒有算進去呢!

IMG_0122
滿滿的柳杉


阿成哥怕我們會摸黑下山,於是打住步伐,問我們是否還要繼續前進?

喜青看沒人回應:『好吧!繼續走吧!』

接下來的路,充滿著對膝蓋的不敬,舉目所及皆是下坡,

也因為大家趕路,所以走的特快,標示排寫著要兩個小時的路程,我們竟然一個小時就到達滿月圓了。。。。膝蓋也傷透心了!

IMG_0134

簡單地在滿月圓瀑布旁吃個午餐,看到喜青的鞋子已經開口笑了,

他為了怕拖累我和阿成哥的進度,決心在我們還在休息時就開始往回走

後來,阿成哥想到一個辦法,我們若從滿月圓直接出去,在當地搭車回到三峽,

如此,到三峽後他再開車載我們到東眼山去開我們的車

也好,看喜青的鞋子已經沒辦法在走了,歷經八九年風霜的球鞋,

鞋底已經掉落,我終於知道為何在步道上總會看到鞋底的碎落物

慘不忍睹的開口笑加上光滑的鞋底宛如一雙溜冰鞋,我友情地借了條橡皮筋給喜青

卻還是折抵不了步行時的摩擦力,喜青走的痛苦哪!

於是乎,大家決心走出滿月圓去搭車,也好,不然這樣走回去還要花上午個小時的光景,

鞋子、膝蓋肯定是承受不了的了。。。

放開腳步往前走,瞬間沒有時間壓力了,大家都笑了,

先前的緊張氣氛消除,大家也開始能有說有笑了

出了滿月圓,繼續前往公車處,還大約有十五分鐘路程,

我在路上想要攔車,卻又拉不下臉來,心裡想著:『若換做是我開車,我也大概不會停車吧!』

但,我的隨手亂揮,還真的有部休旅車停下來了,我趕緊跑上前去,

車上的一夥人全都也是去爬山的山友阿!他們看到我們的裝扮知道是山友就好心的停下來

這些人是去爬拉卡山的,願意載我們一程到三峽,

謝謝這些好心的大哥大姊們願意送我們一程

也讓我們省去許多等公車的時間

回到三峽再開了四十分鐘回到東眼山,這一趟路真是遙遠。。。。

行程就這樣結束了,其實還覺得意猶未盡,我知道我很想繼續往東眼山走回去的

但同行的伙伴若有困難,其實真的不適合繼續往前走,體力的負荷其實也是一大問題

IMG_0117

太久沒有親近山林,再度回到山裡面,感覺好親切

在這深秋的週末,空氣中瀰漫著一種靜謐的氣氛,

大家紛紛換上長袖衣裝,秋天的涼爽還真是適合出來走走

好吧!夠了啦!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個小時,但也滿足我太久沒出遠門的遺憾

冬天,要上到插天山,去看三毛櫸。。。

但十一月是多事之秋,這盼望,要延宕至十二月了吧!

4 則留言:

香菇 提到...

親愛的怡嘉,每次看到你的blog,不管是開心或是難過的事情,裡頭都有一種對於生命的熱情以及對於生物的喜愛。
對我來講,這是莫大的鼓勵,可以讓我回想起,過去實驗的日子中的酸甜苦辣,而其中,讓我最難忘的快樂經驗,莫過於跟你一同在實驗室裡苦苦等候PCR...
很謝謝你給的這些快樂的力量,也希望這樣的快樂能夠讓更多的孩子去認識生命的美麗。

匿名 提到...

十一月是多事之秋,是說11月10日11日的鞍馬山之行嗎?
.
分享上星期大禹嶺觀看流星的情景,
http://tw.myblog.yahoo.com/jw!sedc0PWLERkXEBOJf0OJdWBmh9jB/article?mid=1576&prev=1588&next=1569
.
希望11月10日鞍馬山莊的晚上,夜空晴朗,可以順利辨識星座,有機會看到流星,天亮前還可以看到水星,金星,土星和火星.

..... from yang12

陽光貝貝拉 提到...

給親愛的香菇,
有時會驕傲地跟孩子們分享我當『科學怪人』的時光,那絕對是我處在台北真菌實驗室那段沒日沒夜的日子,有時會覺得這些東西離我好遙遠,似乎在我生命裡只留下爪痕而已,但那本厚重的實驗記錄,倒是開啟了我做一份完整研究記錄的序曲,直到我現在帶領學生做科展,都還是要孩子們把這些過程留下紀錄,所以我相當感謝真菌實驗室給我的訓練喔!

科學怪人早已脫下實驗衣,回到大自然的懷抱,但那在實驗室共患難的日子我絕對不會忘記!

陽光貝貝拉 提到...

to 楊老師
現在我每天祈禱11/10晚上會有好天氣!
希望可以看到星星!

前幾天我在福山,九點多看到夏季大三角的天鵝座,美麗極了!當然老師所分享的照片,讓我事先預習一下可真不錯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