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日

寬心

星期五突然不太想說話,
沒有預警、沒有前兆,
碎碎念了兩年多了,
那天,我卻很想要閉嘴
最近的我一直在想,我在這個班上的定位?
我到底給了孩子們什麼?
我到底想給孩子們什麼?

升上國三,孩子們開始考驗我帶班的真實能力
面對孩子們的感情、成績、越來越主觀的想法
如波濤洶湧般地衝擊著我
棘手至極,不是一天兩天可以看到成果
許多孩子因為感情困擾成績退步許多
班上一些歪理開始當道,一些主觀的想法影響著整個班級
這些都是我很難去忍受的,我無法接受不公義的事情竟會出現在班上
但許多聲音漸漸大了起來,讓我懷疑起班上的價值觀?
受到感情影響而陰鬱的孩子也讓我大感吃不消
陽光的人畢竟很難忍受陰霾
開始覺得班上很不可愛
不是我以前帶的那個可愛的十七班了
開始有逃避的想法,開始覺得做一些行政的事物反而有成就感


自然科的業務一直讓我很忙,
我也一直都希望帶班、處理行政事物能兩者兼顧
過去我一直感謝上天,給我一個很可愛的班級
讓我在處理行政事物時能無後顧之憂
只是再可愛也有長大的一天也有不可愛的一天
這或許也是控訴我兩年多來,心思沒有百分之百放在他們身上吧!


去三峽的那天,在電車上聽著聽著
心情突然覺得沈重了起來,
外務繁忙的老師就是沒辦法把班級經營弄好
心思沒法純然,自然不夠用心
的確如此,我開始陷入了沈思


星期五的閉嘴除了讓自己沈靜一下之外
也是對班上的失望與無言的抗議
準時、整潔、歸位。。。
呵呵,其實說來好笑,我竟是在意這些雞毛蒜皮之事
眼睛開始容不下一顆沙
看到一些為感情鬱悶的孩子,開始有種無奈與失望
我這局外人,很希望把這些孩子給搖醒,但卻搖不醒
聯絡簿上寫著和XX老師處不好的事情
最近班上發生的事情還真多
我,開始對教育有悲觀和消極的想法
無言,但其實心中很痛


傍晚,我一個人到十八尖山走著
走著走著就哭了
面對著寂靜的山,就是有一股壓力想要釋放
我自以為自己很忙,孩子們應該要體諒老師的忙碌
我自以為為班上的人付出很多,但其實根本沒有觸碰到他們的內心


那天的無言,也是對自己生氣與失望
把一些業務作的漂亮,自己感到成就非凡
但自個兒的班級,孩子們的成長卻不願意等待
喜青要我分清楚現階段什麼對我才是最重要的
我有一個我需要付出更多心力的班級要經營
這是我身為導師最需要用心用力的
最初當老師的初衷是為了什麼
不就是因為有著一股熱忱嗎
現在卻被一堆外務給忙昏了頭
忘了什麼對我才是最重要的
突然覺得很可悲也很可笑
星期一要去好好地說明與道歉了
對不起我的孩子,讓你們嚇著了!

4 則留言:

lin 提到...

周怡嘉阿~
因為我的這份工作莫名其妙的需要跟教育人員打交道,所以一直在想該怎麼看待擔任國中小的導師們?該怎麼期待她們對弱勢家庭的學生提供什麼協助?以及學生家庭的狀況究竟和導師這個角色有關係嗎?

如果每個導師都跟你一樣,那我的業務超容易推動的。可是你真的好辛苦,你的學生好像不只是你的學生,更像是你的孩子。師生關係好像也是一個相當複雜的東西喔~

不好意思,我岔題只講自己想講的話~

貝貝拉 提到...

大頭哪!
阿就是做的不好,才要在這裡發發牢騷,教育現場真的有許多讓人辛酸及無奈的事件,也並非老師不願意去做,而是一個人對三十幾個人,真的有時有些力不從心哪!

范翔幃 提到...

輾轉來到你的部落格。
很棒!!!
而且也由此得知你快當媽媽了。
真棒!!!恭喜唷!!!

看到好多蜘蛛的圖片,就在想~~這BLOG的主人應該不陌生。

嘿嘿~~我也要好好加油才是。

貝貝拉 提到...

hi!老同學耶~
竟然可以在這裡遇到,真的很有趣,謝謝你的鼓勵,我會不斷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