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3日

周處除三害V.S生命教育

七月初到花蓮的晚上,我和幾個朋友跑到七星潭附近的椰子園抓沙氏變色蜥
因為沙氏變色蜥屬於外來種,所以我們幾個抱著要為民除害的心情去抓這外來種
剛開始實在太興奮了,畢竟研究所畢業之後,就很少做夜間觀察及採集
所以對這難得的夜間觀察機會相當珍惜


一進到椰子園,眼尖的小朱就看到一隻沙氏變色蜥趴在椰子葉上休息
他馬上用手直接抓進封口袋中,這是我們今天的第一隻
接下來,看到蜥蜴停在更高處,我們便用捕蟲網把他抓下來
我們四個人都很專注地抓著
但有時候實在沒法專心,因為蚊子實在太多了
開始後悔沒穿長袖襯衫來,被咬的實在癢的受不了
我一邊抓著癢,一邊集中我晚上的專注力
最後,我們總共抓到十四隻左右
我問問小朱,這些蜥蜴要怎樣處置
他跟我們說:就把牠們冰凍起來,接下來再丟掉
我聽了,雖然有些於心不忍,但因為牠們被冠上了外來種
或許就是這樣處理吧

說起外來種,其實很可憐
由於全球的交通便利,貨物運送發達,人的腳步遍及全球
隨之夾帶的植物、動物不計其數
各國的本土物種因而深受其害
由於外來種在各國通常沒有天敵,
所以在新的棲地總是適應得很好
然而,外來種的存在,是物種本身願意的嗎?


我過去在教導外來種的概念時,總是恨的咬牙切齒
希望學生能意識到外來種蔓延的恐怖
學生也知道常見外來種的存在:像是福壽螺、小花蔓澤蘭、大花咸豐草等等
我們總覺得應該把這些外來種趕走、拔除,以保護本土物種
像是一些保育志工,固定會去協助社區拔除外來種植物
有些研究單位,則是會去調查外來種的數量
對於外來種植物,處理的方式單純多了
多半是拔除,然後焚燒、堆肥都有
人們不會覺得殘忍,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但對於外來種動物的處理方式
這可是需要智慧的處理
畢竟動物有神經系統,會有情緒、痛覺
粗糙的處理,是殘忍


然而那個當下,我沒有更好的處理方式
在和喜青談論這件事情時,
我雖然想理直氣壯地回應自己在做一件對的事情
但我仍舊喜青批評是受到理性科學教育之後的冷血對待
我當時,被激怒了,我回了他一句:難道就什麼都不做嗎?任牠們漸漸擴大族群?
但,我不得不承認,那天晚上的我
心裡在想的是怎樣才能抓到更多隻沙氏變色蜥
怎樣為美麗寶島剷除更多的外來種,好讓本土種安心生息
我對於沙氏變色蜥的存在是覺得『該消滅的』
我對於這們一個生命,是沒有尊重的


我曾經因為不想再殘害動物肉體,而改吃素
後來因為零零總總的原因,又恢復吃葷食
當時,連一塊肉都不吃的我,怎麼相對於現在
對生命變得如此冷漠
當我的頭上頂著科學家、知識份子的光環時
一切的行為變得冷血、鎮定、冷靜
一切的抓取、獵捕都被合理化


要怪是要怪人類,把生物的生存秩序打亂了
已經無法阻止的事情,只求別再擴大
但我到現在還是沒有答案
當時我做的事情是對的嗎?
面對這些生物,被動處理或是主動處理?
該留存,該放手?
事後粗糙的處理,我仍舊內疚
生命的出口在哪裡?
又該怎樣教育我的下一代、我的學生?

5 則留言:

貓的脖子 提到...

消滅外來種這種殺死動植物的行為,應該是維持生態平衡的手段之一,當生態不平衡的時候,即使是本土種也要適度消滅.... 我覺得問題好像不是在於殺不殺動物,而是能不能平衡?

匿名 提到...

上帝創造美好的生活環境,不管是任何物種,存在有牠們的原因。詮識現象學說:活在有知的無知是痛苦的,活在無知的有知識幸福的。
世界上種種道理的辨證,就存在你的心靈,
別想太多,生活上的所有出現的事情,都存在著有形無形的原因,如果你覺得煩,就去蘭嶼度假,把腦袋放空好嗎?下週,我要去巒山部落找穿山甲,應該比水鹿還難遇到吧!這穿山甲肯定比沙氏變色西更難!放心,找到了不會把它放進冰箱,這可是二級保育類喔!欣儀

匿名 提到...

上帝創造美好的生活環境,不管是任何物種,存在有牠們的原因。詮識現象學說:活在有知的無知是痛苦的,活在無知的有知識幸福的。
世界上種種道理的辨證,就存在你的心靈,
別想太多,生活上的所有出現的事情,都存在著有形無形的原因,如果你覺得煩,就去蘭嶼度假,把腦袋放空好嗎?下週,我要去巒山部落找穿山甲,應該比水鹿還難遇到吧!這穿山甲肯定比沙氏變色蜥更難!放心,找到了不會把它放進冰箱,這可是二級保育類喔!欣儀

2009年7月28日-改錯字

貝貝拉 提到...

to 貓的脖子
我覺得這還是用人的角度去思考,外來種的出現和本土種的興盛,其實歸咎到最後,都是人類,若要談到動物生存的權力,我想人類是沒有權力殺害任何生物的。

to 欣儀
和穿山甲相遇的美好記憶,相信會在你的巒山之旅出現的!羨慕!

chicman 提到...

如果外來生物在某地可以大量繁殖,代表這裡他們很喜歡,也很適合。雖然在人類眼中這是一種生態的不平衡,但是就生物本身,這才是真正的生態平衡。

密尼蘇達州有幾個住宅區被一種外來的梅子樹入侵,其高度約80cm,繁殖快速,莖部有大量尖刺,一般的草與蔬菜都沒辦法與其競爭。但就是因為我們的草與蔬菜都被破壞了,於是便成為了生態不平衡。

當然交通的便利就是最大的原因,但是又是誰去創造便利的交通呢?也是我們自己。

生態的平衡是每秒鐘都再改變的,人類只是使其加速,再加速。